日  星期

我与父亲的故事(原创)

淡村派出所 李华

来源: 富平公安局   发布时间:2017-10-09  浏览数:

“倒车!请注意;倒车!请注意……”“倒、倒、倒……”站在半挂车后的我总是用心的在指挥。父亲年轻时是一位半挂车司机,一直都是放心仗剑走天涯,不管不顾家中事。每次回来都是深更半夜,但每次都有惊喜。有时是从洛川拉回来的印了字的红富士,有时是从宜君山里拉回来的薄皮核桃,偶尔也会花点小钱从小店里买回来芒果味的冰牛奶,所以只要知道父亲要回家来,我们姐弟五人像未出窝的燕子一样一排排趴在炕头前期待父亲的归来,更期待了父亲带回的礼物。

写给“赌鬼”父亲信

从别人口中听说关于父亲最多的话便是“你爸今天在哪里‘扣明宝’(陕北赌博的一种方式),赶紧回去给你妈说一下……”“你爸今天在哪里打麻将,输了好多,赶紧给告你爷爷去……”“你爸又让人家给骗了,几个人联合起来骗呢!……”,因为害怕自己的通风报信带来的“血雨腥风”,所以每每收到“情报”后,我都选择不说,悄悄地写下来,装进自制的信封中“寄递”出去(待父亲回来后,悄悄的塞在衣服口袋里”),祈祷着父亲因为我的这一封信而有所改变。

而这封信一写就是十一年,却从未收到任何的一封回信。

别人都说“女儿是父亲的小棉袄”,而我却是一个惹祸精,从小到大我却没有作出一件可以让父亲心暖的事,反倒让父亲在身后给自己收拾烂摊子。还记得,刚上学时,因为自己的名字不好听,老被周围同学欺负,有一天村子里的几个年长的大姐姐们喊绰号欺负我,我捡起石头就是一通乱打砸,最后将一个无辜的小同学的头上砸了一个洞。父亲得知后没有说一个字,提着补品赶忙上门赔不是,对于打架的事只字不提,只是让我查字典,看“渊”这个字怎么样准备为我改名。

我和父亲一样,都是一个无比不善于言辞的人。交流仅仅止于“还有生活费么?”连一句“在外面好好照顾自己”的话都没有,以至于在遇到人生重要选择的时候都得借用“写信”来传递。有的时候我在想写信真的很奇妙,那些个你羞于当面表达的话语,在信中便可肆无忌惮、毫无保留的去说出口。

与“酒鬼”父亲的赌约

人的一生总是三起三落,父亲也不例外。因为好赌,多少次都过着逃债的日子。

2003年,我上初中的那年。因为赌博,父亲输掉了家中的全部资产。最终,整天都在家中,不出去。母亲极力开导、劝说、有时甚至破口开骂,父亲还是沉默不语。终于有一天,父亲说自己要出去,去外地做生意。那一天,我写了一封长达20多页纸的信,记得信得内容是:“我作为您的女儿,本不应该用这些话语来说,可是,你一直都长不大,在这里,我要跟您打赌,如果您能将“赌博”“喝酒”戒掉,我或许可以答应你好好读书,考上你理想的大学”。那封信是夹在你的行李包中,等你到了千里之外的城市发现后,及时回电给了我,对于我的赌约你满口应诺。一直到2010年,我去读大学,你开车送我去火车站,在火车站时,您说“赌博戒了,可喝酒没改,是老爸失信了,但是你写的信‘老子’每周都翻出来看……你是好样的”,话还未说完就转头离开,不再送别。我知道是为什么,所以没有追上去,一直站在原地,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心里暗自与父亲打下下一个赌约“走进单位”。去年回家大扫除的时候,不小心翻出父亲包里那封皱巴巴而又泛黄的信,看着当初的字眼、内容,我只敢仰头望向天空,脑海里闪现一句“什么爱,厚重而深沉;什么爱,细长而深远;什么爱,如泉水如泰山;什么爱,如天空如大海。”

或许是我长大了,或许是父亲老了。我们之间的交流也变的多了起来,说起了每次倒车时我站在车后瞎指挥的样子,说起了当年的一封封简短的小信和那个赌约,说起了以前只敢在信里面提起的各种心里话。

 

[ 打印 | 关闭 ]
陕西省渭南市富平县公安局指挥中心
地址:渭南市富平县莲湖大街90号    电话: (0913)8211009  陕ICP备11013969号-2
本站部分信息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与本站联系
您是第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