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  星期

扼住生命的咽喉(原创)

老庙派出所 杨晓峰

来源: 富平公安局   发布时间:2017-11-06  浏览数:


这个国庆太不平常了,不仅联系上了一位几年不见的同学,还认真地听她给我上了一课。

她,喜欢唱歌,跑步,写作,同学圈里都说她参加过北京全程马拉松比赛,一口气跑完了42.195公里、还说她在西藏一个叫那曲的地方当了三年多警察,那可是海拔4500多米的无人区、还说她时不时写首小诗写篇随笔也是被同学们纷纷转发点赞……

可在约好的地方见到她时,我还是吃了一惊,她看起来面带倦容,一张口说话,声音竟然小到我得竖起耳朵来靠近她的脸庞……等坐定后,她告诉我,整整一个月前,她做了次手术,被确诊为甲状腺恶性肿瘤,也就是甲状腺癌,由于喉部神经受损,所以至今失声不能正常表达……

生命啊生命,你怎么和才31岁的她开了这样一个玩笑!我竟一时沉默无语,她却笑着说:“哈哈,这没什么可怕的,医生说只要积极配合治疗,治愈率可达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然后她慢慢向我讲述了这几年来她的经历。

2011年的八月初,隔着两千五百多公里的铁路,她从陕西到了西藏,命运一下就把她交给了那曲,全国唯一没有树的城市,“风吹石头跑,氧气吸不饱”,“一天有四季,十里不同天”。对于一个上大学之前都成长在陕西农村的她,是西藏选择了她,接纳了她,不知晓也好,不惧怕也罢,无心纠结那曲到底有多苦,见习期满后正式穿上警服的那天才是值得期待的。

八月的那天,风还凉凉的,那曲飘着小雪。派出所所长和新同事们手捧着洁白的哈达翘首以待。她说那是她平生第一次收到哈达,等她后来把那条哈达带回富平老家时,父亲也同样说了句“原来哈达就是这样的……”对于她远赴西藏的决定,好像她就是一心为了工作去的,家里从来没有过多牵绊,朴实的亲朋好友们也只对她说过“认真工作”,毕竟他们心里的西藏都很遥远,没去过的人哪里懂啊。她说她也在多少个深夜难眠时偷偷在枕头上抹眼泪,她背井离乡的苦,孤身进藏的苦,闭塞落后的苦,蔬菜匮乏的苦,高反难捱的苦,冷清寂寞的苦……

生存,不得不用心思考的一个问题。每天走几趟被称作“夺命39阶”的楼梯,感觉走的不是台阶,是逼人必须气喘吁吁地歇上几回才能爬完的催命符,吃饭依然成了程序,没什么香味。晚上洗完脸照照镜子,挡不住的干燥把脸上的皮一点一点撕起,指甲发青,嘴唇发紫,和所有二十来岁的女孩一样,全是缺氧带来的变化。等躺下了,高原安静睡着了,可人的心在胸膛里狂躁暴跳,想着同事们曾在睡梦里因缺氧被憋醒的经历……

在那里工作,因为遥远,或是艰苦,或是其他,婚姻成了大难题。她们派出所里的汉族男民警,都是在内地找对象成家,常年聚少离多分居两地,这稀少的女民警就更没法谈婚论嫁了。高寒缺氧,生命脆弱,怎么怀孕生子呢?这是所有长期生活在高原上的内地人的暗伤。

可当上级单位要把她和其他四名女民警调到拉萨时,倔强的她却坚持了想留在那曲的想法。“为什么不愿意去海拔降低了八百多米的拉萨市工作?”她又被这个常人不理解的问题包围了,那曲有什么好的?她也说不清楚,趁着年轻,趁着还没成家,再尝尝艰苦的滋味,再品品孤独的感受,年轻时不吃吃苦,那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呢?又是一个“疯子”一样的决定,派出所里唯一的一名女民警,也是历来在那曲待的最久的一名女民警,都说走了的女孩都不想再回这个破地方了,她却自己要求留在这里。在四十多个男民警里淡忘着自己的性别,天天都是一身警察蓝,四季还是只有秋天和冬天,紫外线辐射还是那么厉害,内地是夏天的短短几个月里,草原泛绿,视野里才有了一点新的生机。三年多下来,没有机会穿那身警服里的夏装,更不要说裙子了,一次赶上夏天回内地休假,在家里穿上了天蓝色的警服短袖,还被知道的同事们开玩笑说成“还没穿够警服”。

她说过:哪有个够呢,这可是一辈子的选择,哪怕拿到手的是一个洋葱,也要像吃苹果一样泪流满面地啃完!

她的故事还在继续……可失声的她说话特别吃力,我感觉得到她是用了所有的力气在发声,但声音真的微乎其微,我劝她停下歇歇,下次再给我讲。

从事基层派出所民警思想政治教育工作的我,在今天听她用最“洪亮”的声音讲了一课,这一课的主角是一名基层女民警,是一朵清新淡雅的茉莉花。她的身上有一种深藏于心的力量,这力量叫忠诚,叫坚强,叫扼住生命的咽喉。

[ 打印 | 关闭 ]
陕西省渭南市富平县公安局指挥中心
地址:渭南市富平县莲湖大街90号    电话: (0913)8211009  陕ICP备11013969号-2
本站部分信息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与本站联系
您是第 位访客